陸奕夫

撰文

陸奕夫、同業協力

攝影

3,368

2018

2月

8

雪地上甩尾真的是非常有趣,而筆者前面已經分開來講解了方向盤、油門、煞車的雪地基本操作方法,但是三者合一之後,卻會發現自己仍然手忙腳亂。而在教練的指導中,許多動作都要違反求生本能...

以下是筆者的一些更深入一點的操駕心得,這些在雪地打滑時的應對,最主要針對的是採用quattro系統等四輪傳動車款操駕方式,並且因為傳動模式與前後輪輸出比例會略有不同。還要提到一個重點,為何花這25萬元跑去大老遠練車是值得的。

以下是筆者的一些更深入一點的操駕心得,這些在雪地打滑時的應對,最主要針對的是採用quattro系統等四輪傳動車款操駕方式。

車太靠內側不要反打、要踩油門

當你成功甩進彎時(或是在彎中不小心甩尾),這時會發現車頭指向彎心,並且朝著內側貼近。通常這個時候的直覺反應,是想要將方向盤反打出去,不過這時候反而很可能造成反甩直接向外側衝出去的狀況。正確的做法,應該是將油門踩下,利用輪胎大量的打滑維持橫向移動的速度,但是由於輪胎向前轉動仍能提供一些前進的動力,讓車輛仍能夠維持在路線上。不過,這樣的技巧還是要經過訓練之後,才能夠正確地得知需要踩多深的油門、方向盤是如何配合。

將油門踩下,利用輪胎大量的打滑維持橫向移動的速度,但是由於輪胎向前轉動仍能提供一些前進的動力。

與甩進彎相反的,則是因為轉向不足而往彎外側推出去。在前篇筆者有提到,這時需要違反求生本能,不要繼續轉下方向盤,而是應該要持續的「輕踩煞車」,並且開始慢慢地回方向盤,讓前輪找回抓地力之後,車身方向自然能夠轉回路線上。

轉向不足而往彎外側推出去時,不要繼續轉下方向盤,而是應該要持續的「輕踩煞車」,並且開始慢慢地回方向盤。

最後一個小重點,就是車輛在甩尾時,控制車身方向不是靠前輪的轉向角,而是車頭與車尾橫向滑移慣性的速度差。筆者一開始還習慣用方向盤來控制前輪行進方向,結果就是完全的手忙腳亂,不但方向盤打得太快搞得自己手忙腳亂、車身動態變換劇烈也是身為雪地駕駛初學者的我無法控制的;相反的,應該學會冷靜的處理,方向盤角度只要到位,即使打得慢也能夠作出類似的動態,而更穩定的駕駛能夠幫助自己輕鬆的處理車身動態,即便是在冰面這麼低抓地力的路面上也能夠降低發生失控的機會。

車輛在甩尾時,控制車身方向不是靠前輪的轉向角,而是車頭與車尾橫向滑移慣性的速度差。
廣  告

單圈計時競賽與拖車獎

在訓練當中,若單純只是開車,自然是相對無聊的一件事情,不過仍然有相當有趣的小活動:拖車獎與單圈競賽。

初次在雪地駕駛,難免肯定會跑出賽道。在Audi的這個駕訓場地中,最棒的就是整個場地就是在一個大冰湖上面進行,只有非常厚的積雪、以及由鏟雪車清出來的路面(冰面),因此不小心滑出賽道也完全無妨,車輛完全不會損壞,只會卡在雪堆裡動彈不得而已。這時不用自救,僅需無線電呼叫教練:「Car No.2 XXX need tow truck.(2號車學員xxx需要拖車)」,這時拖車就會來到你車後方幫你把車拖出,然後你必須把學員牌遞給司機,他會用打動機為你的牌子打洞,代表你使用了一次拖車。

初次在雪地駕駛,難免肯定會跑出賽道,這時拖車就會來到你車後方幫你把車拖出。

一開始教練完全沒有說明打洞會有什麼後果,一直到課程結束前,教練才會說明打洞最少的學員,會擁有特別的獎品。筆者很幸運的,即使多次滑出去,都沒真正卡在雪裡,成為整個課程當中唯一一個沒有使用到拖車的學員,也拿到了精美的拖車獎。

筆者很幸運的,即使多次滑出去,都沒真正卡在雪裡,成為整個課程當中唯一一個沒有使用到拖車的學員。

另外在課程即將結束前,教練會安排在Parcour內進行測時,每人僅有一圈的機會,衝出賽道就沒有成績、一圈決勝負。這算是一種成果驗收,而根據每個人個性的不同,會擁有兩種完全不同的反應:衝就對了、或是保守駕駛。筆者選擇了第2種,多數人也選擇了第2種,因此在這樣的比較下,筆者拿下了第2名;有趣的是,第1名的同業,則是3天課程下來呼叫最多次拖車的。

為何會有這種極端的結果呢?經常累積失控經驗後,其實更能體驗到車輛的極限在哪,在競賽時,自然有能力可以開得更快了。

經常累積失控經驗後,其實更能體驗到車輛的極限在哪,在競賽時,自然有能力可以開得更快了。

雪訓學到的,回臺灣也用得到,這是25萬元最值得之處

這篇試駕文是筆者回到臺灣之後一小段時間之後才動筆的,因為筆者一直在思考雪訓的所練習到的技巧,在臺灣這種每年只有冬天高山才會下雪的季節,究竟有沒有用處。一直到開了幾次車上山、又試駕了剛好也是四輪驅動的新車後,才真的整理出來。

筆者一直在思考雪訓的所練習到的技巧,在臺灣這種每年只有冬天高山才會下雪的季節,究竟有沒有用處。

在之前筆者貼出「Audi極地冰上體驗營–芬蘭之旅開放報名中」的文章後,看到多數人(包括筆者朋友)的反應是:「我幹嘛花25萬去學開車、上武嶺練習就好啦!」,真是這樣嗎?筆者從開始騎車開車以來,參加過多次各種不同的駕訓營,深知不是這回事,但卻又不知從何說起,而這雪訓課程的昂貴程度,確實很容易讓人卻步。不過回來之後,筆者深切地感受到自身許久未進步的駕駛技巧,在這次駕訓體驗當中又更加地強化了。

首先在於煞車的部分,在雪訓所練習到的煞車技巧,於柏油路上面使用起來更加得心應手,同時也讓荷重轉移能夠做得更加細膩且順暢。而方向盤的角度、路線的應用等等,整體操駕比起以前更加細膩、也能夠隨時根據不同路況進行調整,因為低抓地力路面讓車身在低速狀況就容易打滑的反應,讓筆者回國駕駛後,對於車輛行駛的狀況感受更為清晰、自然也能夠有更正確的操駕。當然,若是遇到車輛失控的狀況下,在冰上無數次的失控救車經驗,更是非常寶貴,而這些經驗,就是能夠幫助自己躲避發生車禍的技能之一。

若是遇到車輛失控的狀況下,在冰上無數次的失控救車經驗,更是非常寶貴。

當然,除了駕訓本身以外,單是臺灣到歐洲的來回商務艙機票(基本上就要超過10萬元),還有每日早中晚無限量供應的鮭魚、鹿肉大餐、甚至行程內還有安排參觀芬蘭首都Helsinki的觀光行程,都是平常不會擁有的體驗,而這當中還能夠看到極光,更是讓這趟旅程更值回票價(當然,運氣也是頗重要的...)。

除了雪地瘋狂甩尾可以學到開車以外,Helsinki的觀光行程也是一個難得的體驗。

標籤:

相關內容